旺報【記者李怡芸╱專題報導】

魯迅曾在〈魏晉風度及文章與藥及酒之關係〉一文,論及魏晉文人風度及詩文的時代特點,他指出無論是除油煙機嵇康、阮籍或是陶潛這些山林田園詩人,都沒有擺脫當時的政治。事實上,中國自古多以詩文暗寓政治,看似靜電除煙機風花雪月,實則多是寄懷對政治的理想與勸諫。

古代文人當理想被現實擊碎,對前途感到失望和渺茫時,便把希望的觸角伸向歷史深處,藉以尋求心靈的慰撫,於是形成了中國文學的一項特色──以求女不成隱喻對理想追求失落的「求女情結」。

以美人比喻理想政治

以宋玉的《高唐賦》來說,巫山神女越國度千里到高唐為客,且自薦枕席於楚懷王,背後蘊藏的實為戰國時秦、蜀、楚的政治權力變化,以及楚王對巴、蜀之地的嚮往。想像神女自薦枕席,即是希望巴、蜀能歸己有,神女投懷送抱也是對楚王效忠的象徵。此外,宋玉引用或建構這一傳說,大有引導和勸諫楚襄王之意,將香草仙人當成「思萬方,憂國害,開聖賢,輔不逮」等政治上作為的獎勵。

中國自屈原開求女以抒怨之先河,後世文人時有效仿,如唐代李商隱,在其《無題》中以「蓬山此去無多路,青鳥殷勤為探看」表達「人神道殊」,不可以及的人生失落;宋代蘇軾在遭遇打擊時,也有「渺渺兮余懷,望美人兮天一方」的怨曲;曹植更是把屈原以美人喻美政的技藝精髓溶於《洛神賦》中,賦予洛神宓妃特定意義的政治理想。魯迅亦曾以「我的所愛在山腰,想去尋她山太高」以解嘲。

遊走於「禁區創作」,除了古人隱晦地以美人比喻理想的政治,今人也多以象徵、寓言色彩的作品修辭遊走於禁區邊緣,以修辭的角度來看閻連科2006年的《丁莊夢》即可發現,此作品中談「科學」和「富」,其實均是挑戰權威。

科學致富刺激價值觀

近代中國在五四運動以後,一直崇拜科學概念並賦予「權威」價值,而閻連科的《丁莊夢》裡縣,教育局長對丁莊人表示:「咋連人身上血和泉一樣越賣越旺的道理都不懂」、「舀不乾的水、賣不完的血。血和這泉水一樣,這是科學哩。」

教育局長又言:「別的縣賣血早就賣瘋啦,蓋得樓房一座接一座,可你們丁莊解放幾十年,共產黨領導你們幾十年,社會主義幹了幾十年,你們莊還是草房一片連一營業用抽油煙機片。」藉此諷刺尋求致富的渴望,強烈地刺激中國大陸一般人的價值觀和生活態度。(系列四之三)

0F6C0E4227652692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只要坐在辦公室

dwnyx3am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