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ml模版廢舊手機該去哪裡
近年來,智能手機發展日新月異,手機更新迭代不斷加速。有調查顯示,約50%的用戶每18個月就會換機。然而在一片紅火的新機銷售市場背後,我國廢舊手機的回收率卻並不高,造成瞭資源浪費。目前我國的手機回收利用的瓶頸在哪?如何才能讓“沉睡”的舊手機被更好地利用?記者展開調查。

舊手機無處去

國內現在有約10億部廢舊手機的存量,回收率隻有2%左右

傢住深圳市南山區的羅阿姨,傢裡有一個盒子,裡面整齊地碼放著五六部不同牌子、不同型號的舊手機。“兒子幾乎每年換一部手機。以前淘汰下來的會給我們或者爺爺奶奶用。現在,老人傢也用上瞭比較新的智能機,舊手機就沒處去瞭。”舊手機不比一般的垃圾,不能隨意丟棄,又無人“接手”,這讓羅阿姨很犯愁。

2016年,我國手機市場上市新機型1446款,出貨量5.60億部,已是名副其實的“手機大國”。而隨著智能手機發展的日新月異,手機的更新迭代也不斷加速。有調查顯示,2014年,約50%的用戶每18個月就會換機。“手機用上一兩年,好多功能已經跟不上瞭。”深圳的手機“發燒友”小凱說。

在一片紅火的新機銷售市場背後,我國廢舊手機的回收情況和數量卻顯得有些不成比例。

“國內現在有約10億部廢舊手機的存量。”手機回收平臺“回收寶”合夥人熊洲表示,但目前卻隻有2%左右的回收率。深圳市手機行業協會會長孫文平說,國內每年新增的手機裡,90%是棄舊用新,但大量更換下來的舊手機都沒有得到妥善處理。

手機主要由塑料外殼、鋰電池、線路板、顯示屏等部分組成,據專傢介紹,這些部件如處置不當或隨意丟棄,其所含的重金屬等物質會進入土壤和地下水,威脅生態環境和人體健康。

其實,廢舊手機也有它作為“資源”的一面。廢舊手機回收後,一般有三種去向:較新、損壞程度較小的手機經過分類處理、翻新後流入二手市場﹔有一定損壞不能直接使用的手機,可用零部件會被拆解再利用﹔完全無法使用的,經過原材料提煉後,作為垃圾焚燒處理。

手機回收平臺“銳鋒網”創始人張曉真介紹說,每噸廢舊手機中能提取出150克左右黃金,而每噸金礦石則隻能提取到5克,相差近30倍之多。此外,舊手機中的銀、鈀等其他貴重金屬同樣含量豐富。“如果處理得當,循環利用的價值很高。”

想回收困難多

受價格、隱私保護等多方面因素影響,手機回收難﹔手機處理業進入門檻高

存量大、隱患多、利用價值也高……然而,這些因素卻很難轉化為廢舊手機回收業的發展動力。

“手機總是買時容易賣時難。”傢住深圳市福田區的李先生是個資深手機玩傢。他傢裡閑置瞭多部智能手機:“幾千塊錢的手機,賣給回收方有時連零頭都收不回來,不如放在傢裡收藏。”

京東手機“以舊換新”平臺上,iPhone7手機的平均回收價為3258元,而這款2016年下半年才推出的手機,新機售價最低也要5388元,買賣價格相去甚遠。

“對於舊手機,用戶的情感屬性也比較強。”手機回收平臺“愛回收”公關總監田牧認為,當初好幾千元買來的手機,回收時如果價格太低,許多人從心理上難以接受。

除瞭價格因素,也有人對智能手機回收後個人隱私可能存在的泄露風險表示擔憂。

“我在街上見過回收舊手機的小攤販,但是交給他們我不放心。”在深圳南山科技園工作的白領崔小姐傢裡存著兩部舊手機,盡管長時間不用,但她也不想進行回收處理。“手機存儲過大量個人信息,萬一泄露瞭怎麼辦?”

與此同時,相關行業政策的不完善,也是阻礙手機回收的一大難題。據悉,2011年實施的《廢棄電器電子產品回收處理管理條例》中,明確瞭對冰箱、電視機、洗衣機和電腦等電子垃圾處理的補貼政策,但手機並不在列。2016年,新版的《廢棄電器電子產品處理目錄》雖然將手機納入其中,但具體細則至今仍未出臺。

“沒有國傢補貼,正規企業的競爭力大大下降。”田牧表示,目前我國手機處理業兩極分化很嚴重,在技術條件好的環保企業參與的同時,手工作坊式的地下工廠也比比皆是。手機處理是一個投資大、見效慢的行業,無論是貴金屬提煉還是環保拆解,對技術的門檻要求都很高,沒有一定實力的企業很難涉足這一領域。“因此我國專門從事廢舊處理的企業還是相對較少。”

強意識立規范

需培育消費者“以舊換新”習慣、暢通回收渠道,相關法規有待完善

近年來,國內湧現出多傢企業,如“回收寶”“愛回收”“銳鋒網”等,它們借助互聯網、大數據、O2O等技術,大規模拓展二手手機回收業務,推動瞭整個行業的發展。據瞭解,2016年“愛回收”共回收廢舊手機500多萬部。“回收寶”經過幾年發展,目前每個月回收的手機也有10多萬部。

在業內人士看來,目前影響手機回收率的最大因素,還是居民的個人意識。“普通手機材料成本一般不會超過1200元。”熊洲說,用作拆解的手機,隻能按原材料定價,回收價格偏低也屬正常。作為消費品,手機的價值必然是不斷下跌的。他建議,在發展新機銷售市場的同時,培育消費者“以舊換新”的習慣,能夠大大增加手機的回收率。

想回收卻不知道找誰,也是消費者常遇到的苦惱。熊洲認為,在一些發達國傢,手機的銷售和回收主要靠運營商,用戶黏性較強,渠道穩定暢通。但在我國手機的銷售和回收渠道用戶黏性較差。“如何建立暢通、可靠的回收渠道,是亟待解決的問題。”

“手機生產、流通企業應主動發揮積極作用,誰制造誰回收,誰生產誰處理,誰污染誰付費。”相關專傢表示。

“從行業發展來看,線下回收渠道最符合用戶的消費習慣。”田牧表示,盡管線上回收模式新,但當面交易更符合手機回收的行業特性。然而國內線下正規回收站點、回收店的覆蓋率依然很低。

“渠道暢通瞭,許多問題自然也會慢慢得到解決。”張曉真以用戶對隱私的擔憂為例介紹說,正規的手機回收平臺,收到手機後首先會進行恢復出廠設置,隨後再進行至少30次的磁盤復寫,以確保手機數據不可恢復。“政府也應當重視對回收企業的規范,同時鼓勵那些重視環保、重視隱私保護的企業。”

“可喜的是,國傢已經對此開始重視。”熊洲表示,最新版《廢棄電器電子產品處理目錄》將手機納入其中,就是一個好的開始。這也意味著手機回收將被納入國傢政策和基金扶植的管理范圍。“希望能盡快出臺針對廢舊手機拆解處理的具體補貼細則,讓整個行業得到更快速發展。”

《 人民日報 》( 2017年05月23日 06 版)


聚焦"一帶一路"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系列解讀

志合者,不以山海為遠。2013年9月7日,習近平主席在哈薩克斯坦納紮爾巴耶夫大學發表演講,提出瞭共同建設“絲綢之路經濟帶”的暢想。一個月後,習近平主席出訪東盟,提出共同建設“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”。由此,“一帶一路”走入世界視野,開啟瞭一段穿越時間與空間的新旅途。【詳細】

創作者介紹

只要坐在辦公室

dwnyx3am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